江苏淮安首开"党政亲商会" 企业家"吐槽"市领导听


△ 当地时间3月26日,澳大利亚墨尔本,空荡荡的维多利亚女王市场。

△ 当地时间2月24日,曼谷的地铁电视上,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。摄影:柯伟林

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7295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7107人,尚有18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,根据澳大利亚联邦卫生部26日最新统计,截至当地时间26日15时,澳大利亚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达2799例,单日新增376例。目前,新南威尔士州确诊人数最多,为1219例。

△ 当地时间3月20日,墨尔本大学Union House门前,以往每天中午都会有学生社团演出,现在却十分冷清。摄影:柯伟林

两周后,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。在收到坏消息的同时也有好消息:第一批“曲线返澳”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。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易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,大概是航空公司不愿冒风险运送不符合条件的旅客入境吧。

腊月二十八,几番纠结过后,我取消了原定元宵节与朋友外出旅行的计划;腊月二十九,取消了安排在本地的同学聚会;进入正月后,每天起床关心的,只有疫情……

△ 当地时间3月25日,澳大利亚墨尔本街头,送货员戴着口罩疾驰而过。

△ 当地时间3月21日,澳大利亚悉尼,暂停对公众开放的邦迪海滩上,两位冲浪救生员互相保持安全距离。

△ 当地时间3月20日,墨尔本大学内深受亚洲学生欢迎的中式快餐店,以往每天中午都需要排队,现在却少有顾客。摄影:柯伟林

当地时间3月8日晚,我戴上两层口罩,一双手套,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。由于材料齐全,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。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,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,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。入境大厅内,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。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,那时我意识到,这仅仅是个开始。